东海证券多位股东面临变动 第五大股东股权下月拍卖

又一家券商的股权面临变动。

券商中国记者获悉,因中信信托起诉,东海证券(832970.OC)第五大股东银川聚信信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所持东海证券8300万股面临司法拍卖,起拍价格6.73亿元,较评估价格9.63亿元低30%。

同时,该券商第二大股东山南华闻和并列第五大股东首誉光控资管—浙商银行—首誉光控东海证券1号新三板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所持东海证券股权,也均被上海公安局司法冻结,这意味着多家股东方未来面临较大变数。

此外,在去年行业严峻形势下,东海证券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净利7868万元下降超八成,更值得一提的是,该券商去年踩雷多家包括凯迪生态、大连机床等“网红”违约方,累计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超过2亿元。

第五大股东股权下月拍卖

据了解,东海证券的前身是常州市证券公司,是国内最早成立的证券公司之一,拥有72家证券营业部,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是江苏省的一家中小型券商。

此次挂牌拍卖的是东海证券第五大股东银川聚信信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银川聚信”)所持8300万股权(含孳息),处置单位是北京市第二人民法院。

东海证券第五大股东股权被拍卖缘起诉讼后的执行裁定,北京市第二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显示,申请执行人为中信信托,被执行人为银川聚信和上海曙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曙盟”),而上海曙盟是银川聚信100%的股东。

北京市第二人民法院表示,依据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北京市方圆公证处(2018)京方圆执字第 0171号执行证书,在2018年8月10日向上海曙盟、银川聚信发出执行通知,责令二者接到执行通知后立即履行该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但上海曙盟、银川聚信未按执行通知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因此,法院冻结、划拨了上海曙盟和银川聚信银行存款6亿元,同时,银川聚信所持有的质押在中信信托合计8300万股东海证券股票及其派生权益,申请执行人中信信托拥有上述股票及其派生权益的优先受偿权。

据了解,东海证券8300万股票(含孳息)将于6月10日10时至6月11日10时止(延时的除外)阿里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活动,评估价9.62亿元,起拍价6.73亿元,保证金6709万元,增价幅度为100万元。

如果银川聚信所持东海证券股权悉数被拍卖成功,则该券商的第五大股东将面临变更。

同时,东海证券其他股东也面临被司法冻结的情况。查阅东海证券2018年报,该公司第一大股东为常州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常投集团”)持有21.59%股权,其背后股东是常州市人民政府,前五股东还包括:山南华闻创业投资(简称“山南华闻”)持股10.22%、山金金控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山金金控”)持股8.39%、上海珠池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珠池新三板灵活配置1 期基金持股4.99%、银川聚信信德资产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4.97%、首誉光控资管-浙商银行-首誉光控东海证券 1 号新三板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持股4.97%。

东海证券年报显示,除了银川聚信,山南华闻和首誉光控资管所持东海证券股权均被上海市公安局司法冻结。

去年净利7868万下降超八成

东海证券曾是新三板券商的带头大哥,但在去年行业严峻形势下,业绩也未能幸免下滑。

2018年,东海证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 14.92亿元,同比下降24.19%,净利润7868万元,同比下降81.94%。截至2018年末,东海证券总资产352.6亿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净资产82.14亿元。

年报显示,东海证券去年证券经纪业务、信用交易业务、投资银行业务、资产管理业务和证券自营业务全线下滑,仅期货经纪业务保持微增。

其中,证券经纪业务营业收入 4.07亿元,同比下降 30.32%;信用交易业务收入 2.62亿元,同比下降 32.77%;投资银行业务营业收入3.45亿元,同比下降 34.66%;资产管理业务营业收入 6299.16 万元,同比下降 53.70%;证券自营业务营业收入 2.27亿元,同比下降 37.90%。唯一增长的是期货经纪业务,实现营业收入 2亿元,同比增长 7.7%。

券商中国记者注意到,除了东海证券股东层面卷入司法诉讼的情况增多,就东海证券本身而言,业务“踩雷”也不再少数,涉及的违约“网红”如凯迪生态、中科建设和大连机床几乎都没有落下。

2018年报披露,东海证券涉及的10宗诉讼,仅1起诉讼获得了结,其他诉讼未执行完毕的居多,累计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达到2.26亿元,其中,计提减值准备前三的均为去年的违约“网红”。

例如,东海证券管理的“东海证券月月盈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持有“15机床CP004”票面金额2000万元和 “东海证券月月盈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持有“16 大机床SCP003”票面金额 5000 万元,均出现到期未能支付债券本息。

据了解,目前大连机床处于破产重整阶段,债券清偿难言乐观,因此,东海证券全额计提了减值准备7362万元。

其次,东海证券与中科建设开发总公司证券投资纠纷案,因东海证券管理的集合资产管理计划持有中科建设发行的“16 中科建设 PPN001”票面金额 5000万元,以及“16 中科建设 PPN002”票面金额 5000 万元,中科建设均未按期支付债券利息。

东海证券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获受理后,2019年3月8日开庭审理后尚未裁决,东海证券对此计提减值准备4790万元。

此外,凯迪生态也是2018年拉多家机构下水的违约“网红”,东海证券分别购买了凯迪生态2支债券,金额合计9000万元,诉讼获得法院立案后尚未开庭,东海证券对此计提减值准备4251万元。


本文地址:http://www.xinxishu.com/showinfo-22-11473-0.html

TAGS推荐:东海   大股东   多位   下月   股权